欢迎您访问本站,今天是:2019年6月24日  星期一

专家论坛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专家论坛 > 正文

莫如军人最懂得人的生命价值

作者:admin 来源: 日期:2013-6-20 10:24:52 人气:4

2011年7月18日,《报刊文摘》第3版摘登了一篇署名袁晞的文章,题名为《尊重每一个生命》。主要内容是:借一些媒体公布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的最新统计数字,指责军方史学工作者撰写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史》(以下简称《战争史》)。话语不多,不足500字,然分量很重,读后实在不敢苟同。
(一)
袁文说,“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60年的时候,许多媒体都公布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的最新统计数字——18.3108人”(以下简称18万),“仅以18.3108人为计算基础,如伤亡之比2:1,志愿军伤亡总数为54.9万人;如伤亡之比为3:1,志愿军伤亡总数为73.2万人。两个数字都大大高于《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史》的统计。”(注:36万人)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大的差距,袁文非常婉转的然而却很尖刻地说了三条:一是“由于战争的严酷,统计伤亡人员有很大的难度”;二是“中国也缺少统计学的传统”;三是“历史学家更加关注战争的胜负和领袖、统帅、将士们的作用,战争中的每一个普通士兵和每一位平民百姓往往被忽视。”这一条才是袁文的主题。
接着,袁文便说“记住每一位普通士兵、关注每一个逝者,是社会的巨大进步。尊重每一个生命是人类的人道主义传统”。“只有每一个公民活得有尊严,这个国家才有尊严;只有每一个死者生命都得到同样的尊重,这个国家才有可能被所有人尊重。”
袁文这两段酷视“训词”的语言,明眼人一看便明瞭,他是在效仿西方国家攻击我国的腔调,来抨击《战争史》(不只是战争史),影射《战争史》笔下的志愿军普通士兵活着的时候没有尊严,战死后也得不到尊重,损害了国家形象等等。此论能说是公允负责的吗?只要具体分析一下实际情况,便知其谬。
(二)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袁文推论的志愿军伤亡总数(73.2万人),如包括非作战减员似还可以接近实际。但毕竟还是错了,错在他把非作战减员计入了作战减员。混淆了两个不同性质的概念,扩大了作战伤亡数字。
我军向来对兵员实力增减变化的统计,均有战时与平时之分。战争年代也有作战减员与非作战减员之分。作战减员指在战斗中伤亡者或失踪被俘者,目的是阐明作战情况,总结成败得失,吸取经验教训,以及对尔后作战可能产生的影响;非作战减员指病退、病故、裁减或事故减员等,目的是阐明在非作战情况下部队实力的正常变化变化和治军状况。
在两年零九个月的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作战伤亡总共有多少,具有权威性的统计有:
1953年9月,志愿军司令部统计:战斗伤亡36.6万人,非战斗减员38.6万人,合计77.2万人。
1953年9月8日,军委作战部统计,与志愿军司令部的统计一致。
袁文指责的《战争史》记载:“自身作战减员36.6万人,(另非作战死亡2.5万人)”,其中“阵亡11.6万人,战伤22万人,失踪被俘2.9万余人。”请注意:文中阐明的是“自身作战减员”,对非作战减员只用加注形式记载了死亡数,未记载其他非作战减员数。
袁文借别人之口说:“现在统计的18.3108人(18万人),是战斗牺牲的人数,包括作战牺牲者和受伤后在医院因伤不治或因病不治去世者。”这就使人要问:既然统计的“是战斗牺牲的人数”,又怎可将属于非作战减员的“因病去世者”列入其中呢?这与理不合,在逻辑上也说不通。
本人不懂统计学,然而,对袁文的计算模式(以战死、病故之合作基础,按伤亡之比2:1或3:1计算出战斗伤亡总数),把本属两个不同性质的概念(战死、病故)改变成同一性质的概念(战争伤亡)也实在觉得荒唐。
如果从政策的积极方面去考虑,把没有直接参加战斗的,但在从事其他正常的战斗活动中因劳致疾病故者、或因事故亡故者纳入烈士范围,或可成理。但战死与病故、事故毕竟是两个不同性质的概念,应该有所区别。因为这关系到军队的军事素质、作战技能和作战成果的估价。袁文混淆两个不同性质的概念,不加以区别的推论,扩大了作战伤亡,实实损伤了志愿军的声誉。
(三)
还需要指出的是:袁文推论出的志愿军伤亡总数,都大大高于《战争史》的统计,此论如仅从作战牺牲人数来说,11.6万对18万确是如此。然而,这个误差也是由于袁文混淆了两个不同性质的概念造成的。
一般人都知道,烈士的称号是有其特定含义的。按照辞书的说法,凡被誉为烈士的是指“为正义事业而牺牲的人”或“有志于建功立业的人”。我们通常是指在作战中壮烈牺牲者——“阵亡将士”。因此,军内在作战减员统计中以阵亡者为首。何谓阵亡?也有界定:一般是指凡在阵地上牺牲的或在团级救护所抢救无效牺牲的才纳入阵亡之列。《战争史》所载“阵亡11.6万余人”就是以此为准的。
志愿军烈士究竟有多少,社会上有各种说法——11万、14万、17万、18万,甚至还有20万者。袁文说,18万之数“这是辽宁省丹东市英华山抗美援朝纪念馆花了6年时间才统计出来的数字,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抗美援朝馆也认可了这个烈士数目”。注:(是否得到国家认可?)
那么,历史档案资料又是怎样记载的呢?
《战争史》统计,阵亡为11.6万余人,另非作战亡故为2.5万人。两项合计共亡14.1万余人。
志愿军后勤司令部所属救护医疗单位从本身业务出发统计:阵亡11.4084人(11.4万人),伤后亡2.1677人(2.17万),病亡1.3210人(1.32万),三项合计共亡14.8万人。
志愿军后勤救护医疗单位统计计较《战争史》所统计的死亡人数多7000人。
如果从《战争史》记载的失踪被俘2.9万人中减去被俘人员2.07万人(交换战俘时,敌方提供),余下的8300失踪人员也纳入志愿军死亡人数,那么,志愿军作战亡和非作战亡总数为15.63万人。同袁文说的18万之数比较也少2.7万人。
本人认为,《战争史》的统计数字基本上是准确的。因为它完全是依据档案历史资料统计的,而历史资料有着不可置疑的可信度。当年,本人在志愿军总部作战部门工作,深知作战伤亡统计工作的严肃性,每战之后,对敌我伤亡的统计,上下要求都非常严格。都要经过各级领导审核。据说,当时我军公布的战报,必须经过周总理审阅才能发出。由此可见,我军对公布敌我伤亡数字的重视和向世人负责的精神。这点,就连我们当年的对手也非常钦佩,曾这样说过:“中共军队发布的战报,是惊人的准确。”战争结束后,我们的对手撰写的战争史,说到他们的作战伤亡数,较我们公布的还要多。这也足以说明我们对待此事的严肃认真的态度;谨慎而不虚夸。对敌人如此,对我们自己更是如此。
总之,本人没有根据去否定上述档案资料的准确性,同样也没有根据去否定袁文引用的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付出的令人敬佩的劳动成果——花了6年时间得出的18万烈士数字。然而,这两者之间较大的差额毕竟是客观存在的。其原因可能有多种:或因各项数字本身就存在着变数,多年后才发现。如阵亡中有伤后亡,伤中有多次重复负伤,失踪被俘者一时难以确认,且时有回归者;再是,或因技术上发生错误。如对烈士的确认有异、登记统计重复、涉及的范围和标准没有统一规范等等,都可能是其中因素。此点可暂不去考究。但是,有一点应该是肯定的,即志愿军烈士究竟有多少,尚一时难以确认,包括183108名这个数字也绝非是最后的准确定位。袁文以尚未确定的有争议的数字作为论据基础,来否定《战争史》,这是不能成立的。
(四)
袁文为什么专在志愿军作战伤亡数字上做文章呢?说来也不奇怪。因为他一直对抗美援朝抱有成见,在他心目中完全否定这场战争的。1999年他给《随笔》杂志第6期写了一篇题为《真相》的文章,就充分反映了他这一观点。其中也是把志愿军作战伤亡数字作为论据之一。说“战争使分界线南北上千万人妻离子散”,“死了几百万朝鲜平民”;作战人员也遭到了严重伤亡:“北朝鲜52万,中国90万”(皆极力扩大)。他还以挑动性的语言说“战争中最可歌可泣的不是统帅将军,而是献出了血肉之躯的普通军人”等等。而今他又以最新统计的志愿军作战伤亡数字借题发挥,侈谈什么人道主义、人之尊严、人之生命价值等等,表达了他对国家和军队的不满情绪。
请恕直言,看来袁文并不了解军人,更不了解中国人民志愿军(解放军)。其实,最关注人的尊严和生命价值的莫如常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同敌人拚杀的军人。人人都知道,中国人民志愿军(解放军)完全是一支新型的人民军队,有高度的政治觉悟,崇高的理想;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他唯一的宗旨;军爱民,民拥军,军民一致,官兵一致,军内外关系亲密无间;提倡的是尊干爱兵,阶级友爱;互相尊重,互相帮助。这些,都是多年来我军的光荣传统,赢得了世人无比的爱戴和尊敬。这不仅体现在和平年代,尤为突出地表现在炮火连天的战争时代。可以说,从上到下,人人都深深懂得为何而战,如何维护和体现人的尊严和人的生命价值。各级指挥员更是无不从爱兵出发,以如何减少伤亡作为制定对敌战略战术的重要因素来细心考虑,无不以小的代价,夺取更大胜利作为作战指挥的行动准则。每战之后,无论是对伤者逝者,也无不是怀着极度的痛惜和关爱心情,予以妥善安置;伤者及时救治,逝者妥善安葬;对逝者家属予以安抚照顾,对有特殊贡献的英雄人物予以评功授奖。战争结束后,为了纪念英勇献身的志愿军将士,表彰他们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所作出的伟大贡献,许多地区都修建了志愿军烈士陵园,或抗美援朝纪念馆。就地安葬在朝鲜境内的志愿军烈士,朝鲜政府同样也在多处修建了烈士陵园。这些都充分体现了国家和广大人民群众,对志愿军烈士的无限敬仰和怀念之情。同时,也极好地彰显了中华民族素有的抑强扶弱、舍生取义的浩然正气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精神。
袁文不着实际、不负责任的空泛议论,貌似维护人的尊严,为逝者抱不平,实则是在侮辱烈士尊严,损害军人形象,损害国家形象。对此,按照袁文自己的说法,是否也“需要做些新的思考”呢?
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光辉形象、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永远会受到世人的尊重,绝不会一纸袁文而受到丝毫影响。

(作者:孟照辉,85岁,健在的原中国人民志愿军老兵)


分享到: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