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本站,今天是:2019年6月24日  星期一

专家论坛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专家论坛 > 正文

革命精神不朽 世代相传

作者:admin 来源: 日期:2013-6-20 10:20:21 人气:11

精神就没有革命行动。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永远是中国人民的宝贵财富。――题记

(一)
抗美援朝精神研究会会长邓宝权是我的老朋友,研究会创办《抗美援朝精神研究》杂志后,邓会长每期都会给我寄一本。我很喜欢这份杂志,工作再忙也要挤时间认真阅读其中的每一篇文章,这不仅仅因为它是我们家乡丹东的刊物,更重要的是它所记载的每段历史、叙述的每个故事、采写的每个人物,很多都是我所熟知或者了解的,我常常被莫名地感动着、深深地吸引着。闻着杂志淡淡的油墨香,读着这些似曾相识的片断,记忆的闸门轰然打开,所见所闻、所思所忆就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中一幕幕铺开。
邓会长在给我寄送刊物的同时,一再要求我写点东西,让我讲讲记忆中的抗美援朝战争,讲讲我所理解的抗美援朝精神。盛情实在难却,我只好答应下来。那么,什么是抗美援朝精神?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理解,站在不同角度也可以有多种解读。而且随着对抗美援朝历史研究的不断深入,还会有许多新的释义被发掘出来,有许多时代内涵被赋予其中。但无论怎么解读、如何发掘,抗美援朝精神的核心与精髓永远不会变。我感触最深的是两点:一是不怕困难、不怕牺牲、不畏强敌、敢于斗争的英雄气概和大无畏精神,二是军民一致、同心同德、同仇敌忾、共御外侮的爱国主义精神。这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是鼓舞和激励我们的强大精神力量。我们有责任世代传承下去,并使之不断发扬光大。

(二)
2008年,我看到一篇题为《沉默的步兵》的文章,讲的是我区所辖部队原20军59师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奋战死鹰岭的真实历史。那是1950年12月2日,第二次战役长津湖战斗中,59师在死鹰岭地区阻击从柳潭里逃往下碣隅里的美军。20军是随志愿军第9兵团最先入朝的部队,走得最仓促,甚至没来得及换发棉衣,就跨进了朝鲜北部的高寒区。这场阻击战爆发前一周,朝鲜北部普降大雪,气温降到零下30摄氏度以下。坚守死鹰岭阵地的59师177团6连官兵,穿着薄夹衣、单胶鞋,潜伏在冰雪坑里,等待阻击敌人。最后,125人全部冻死在阵地上,无一人离岗,每个官兵都保持着战斗姿态,100多支老式步枪,枪口直指岭下的公路。看完此文,我深受感动、非常震撼,同时也有点疑惑。因为作为济南军区司令员,我对军区部队参加抗美援朝的历史,还是比较清楚的,但对这篇文章所讲的“死鹰岭阻击战”一事我却不甚了解,不知真假。当时,正好军区政治部副主任杨玉文同志要到20军任政委,来向我辞行。我给他交待的其中一件事,就是认真学习军史、查阅史料,深入挖掘部队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历史,查证“死鹰岭阻击战”的史实,大力宣扬烈士们的壮举。他们经过多方查证,找到了相关史料记载,证实了“奋战死鹰岭”这一历史事实。在此基础上,他们在部队开展了“知传统、忆传统、学传统”活动,还指导战士业余演出队,根据这一真实战例创作编排了歌舞剧《冰雪雄魂》,艺术再现了当时的壮烈景象,受到军委领导的高度评价。
济南军区部队的前身大部分都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其中, 20军、26军、67军于1950年11月入朝,46军、54军分别于1951年6月和1953年2月入朝。志愿军战士在异常艰苦的环境中,克服各种难以想象的困难,与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斗争。特别是早期入朝的部队,正像《沉默的步兵》中所描述的那样,冒着严寒冰冻,穿着夹衣单鞋,吃着炒面雪团,拿着老式步枪,面对的是补给充足、武装到牙齿的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但是,我英勇的志愿军战士凭着一腔热血,以超乎寻常的毅力,艰苦面前不言苦,困难面前不怕难,强敌面前不畏强,在风雪交加中,在高山密林里,用鲜血和生命绘就了一幅惊天地、泣鬼神的壮美画卷。仅长津湖一战,20军就减员2万余人,受伤1.7万余人,其中冻伤1.12万余人。
1953年的一天,有一名志愿军副排长从朝鲜前线回来,到我家看望我母亲。他给我母亲讲前线的情况,讲他战友的情况,说谁谁牺牲了、谁谁受伤了,一个排30多人,最后就剩他自己了。他一边讲一边哭,我母亲也在一旁陪着哭。我记得,他的一只耳朵没有了,那是在战场上被冻掉的。但在我的印象中,这名副排长在言谈话语中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恐惧和后悔,有的只是果敢、坚强和刚毅,还有对美帝的满腔仇恨,对牺牲战友的无限怀念。据不完全统计,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共涌现出黄继光、邱少云、杨根思等30多万名英雄功臣和近6000个功臣集体。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用6年时间,于2010年统计出志愿军烈士的最新数字是183108人。2011年9月22日的《参考消息》转引韩国《东亚日报》的报道说,我军在朝鲜战场上牺牲并埋在当地的战士遗骸约为114000具。
在济南军区部队的抗美援朝战斗英雄中,有一个人不能不提。他叫朱彦夫,曾任26军77师231团1营2连班长,先后参加过济南、淮海战役等上百次战斗,三次荣立战功。1950年底,在抗美援朝战场上,朱彦夫所在连奉命坚守250高地,激战七天七夜,全连官兵几乎全部阵亡,朱彦夫头部和四肢都负了重伤。昏迷中,饥渴难耐的他,竟将自己被打出眼眶挂在脸上的左眼球吞进了肚里!回国后,朱彦夫经历大小手术47次,四肢全部被截掉。但他身残不失志,1957年被推选为村党支部书记,一当就是25年。这25年里,他不记工分,不要报酬,只靠国家发的几十元伤残抚恤金生活,硬是带领群众改变了一个贫困村的落后面貌。上世纪九十年代,他以惊人的毅力,或用嘴咬着笔,或用残臂夹着笔,或把笔绑在残臂上,用4年时间,一个字一个字地写出了《极限人生》、《男儿无悔》两部近60万字的自传体小说。迟浩田同志曾先后3次前去看望朱彦夫,还亲笔为他的《极限人生》题写了书名,为《男儿无悔》写了序。去年,我得知朱彦夫同志已经77岁,前几年又患了脑血栓,身体状况大不如前,生活自理比较困难,立即要求26军的领导和当地武装部,一定要照顾好老英雄,宣传好老英雄,用老英雄的故事教育官兵、激励部队。纪念志愿军入朝作战60周年前夕,我又安排人再次到朱彦夫家中看望,给他送去慰问金和生活用品,协调地方政府为他解决了一些生活上的实际困难。
英雄长已矣,精神永存续。抗美援朝战争虽然过去60多年了,但志愿军部队不怕困难、不怕牺牲、不畏强敌、敢于斗争的精神永不过时,永远是我们的灵魂,永远激励着我们奋勇前进。我们的民族需要这种精神,军队更需要这种精神。在现在这个讲究利益、物欲横流的时代,如果只讲物质需求,只讲满足个人利益,而没有甘于牺牲、甘于奉献的精神,我们这支军队、这个民族就会失去根、丢掉本。未来战争虽然武器装备越来越先进,战争形态、作战样式也将越来越多样化,但人始终是战争胜负的决定性因素,人的勇敢精神永远是第一位的。一支部队没有不怕流血牺牲、不怕艰难困苦的精神,没有强敌面前敢于亮剑的勇气和胆魄,是打不了胜仗的。所以,带部队要始终把培养战斗精神放到重要位置,体现到军事训练实践中,贯穿于军事斗争准备的全过程和各领域。这些年,我们军区通过组织部队进行冬季野营训练、夏季海上适应性训练,按照“真、难、严、实”标准进行实战化训练、组织实兵实弹演习等,在培养官兵技术战术、提高训练质量的同时,也注重大力培养他们的战斗精神,实践证明是非常管用的。部队在执行抗洪抢险、抗震救灾等急难险重任务中经受住了考验和检验,向党和人民交出了合格答卷。

(三)
“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革命战争年代,全国各族人民为革命的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为新中国的建立做出了突出贡献。济南军区部队所在的鲁豫两省,历来是兵员大省,又是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主战场,也是我军的重要后方基地,两省人民用热血书写出许许多多拥军支前的动人诗篇,形成了著名的沂蒙精神、大别山精神等革命精神,涌现出沂蒙六姐妹等一大批拥军支前模范。淮海战役中,山东人民“最后一块布做军装,最后一口粮当军粮,最后一个儿子送战场”,有700多万人加入到支前行列,用小推车将4亿多公斤粮食及大量的作战物资运达前方。陈毅元帅形象地说:淮海战役的胜利是人民群众用小车推出来的。粟裕将军也说过:华东战场特别是淮海战役的胜利,离不开山东人民的小推车和大连生产的炮弹。
抗美援朝战争与我军进行的历次战争一样,也是依靠全民族力量进行的人民战争。在这场敌强我弱的战争中,全民动员、军民一致、众志成城、团结对敌再次显示了强大的威力。据统计,抗美援朝期间,先后有41.4万鲁豫儿女参军入伍、赴朝参战,30733人牺牲,很多烈士长眠于异国他乡。在丹东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内,现在还有204位山东河南籍烈士的墓陵。河南的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常香玉,带领剧班到全国各地巡回演出,用筹得的钱款为志愿军空军捐献了一架战斗机,就是闻名遐迩的“香玉”号飞机。
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打响时,我还不满4岁。志愿军入朝时,大部分从丹东和长甸河口、上河口等地点过江,丹东实际上是个中转站,整个丹东住满了志愿军部队。丹东人民同全国人民一道,在党中央和毛主席“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伟大号召下,也掀起了支援前线的滚滚热潮,虽然每家生活都不宽裕,多数的还极端贫困,但大家都主动节衣缩食、捐钱捐物,表现出很强的大局观念和牺牲奉献精神。在大人们的影响和带动下,我们小孩子也都知道“少吃一块糖、捐献一百元(旧币,相当于新币1分钱)”,给志愿军买飞机、大炮。那种一切为了前线、全力支援战争的场面,那种整个民族同心同德、同仇敌忾的情景,在我的幼小心灵里打下了深深烙印。记得当时我家住在振兴区前聚宝街,离鸭绿江不远,是一个住着4户人家的小院,1个排的志愿军战士就住在我们院子里。那时候,一批又一批的志愿军战士来到丹东,他们有的是准备过江入朝,有的是从前线回来休整、疗伤,基本上每家每户都住有志愿军战士。我已记不得有多少批志愿军战士在我们这个小院、在我家里住过,他们一般是在我家休整十天半个月,然后再过江上前线,或者转道回内地。冬天冷,我家和邻居们都把烧好的热炕让给志愿军战士,自己睡在用门板搭成的床上。我母亲还参加了妇女洗衣班,给志愿军战士浆洗衣服、缝补鞋袜、烧水做饭。大街上理发店的师傅们也都集中起来,给志愿军战士突击理发。那时的军民关系非常好,我们小孩子们都喜欢往志愿军战士跟前凑,听他们讲故事、讲战斗经历。经常有志愿军战士抱着我出去玩,他们自己不舍得花钱,却给我和邻居家的小孩买烧鸡,买鸡蛋串,买天津萝卜吃。
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丹东始终处于志愿军大后方的最前沿。美军轰炸朝鲜的新义州,轰炸鸭绿江大桥,特别是穷凶极恶的敌人还打细菌战,丹东老百姓没少跟着遭殃。有一次,离我们家不远的三马路被美军飞机扔下的炸弹击中,街道上一片废墟,不少老百姓被炸死、炸伤,路边的电线杆上都挂着衣服碎片,还有人的肠子、脑袋。每次空袭警报一响,我的大姐就抱着我钻防空洞。说是防空洞,实际上就是院子里挖的菜窖,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感觉比呆在屋里强。白天,我跟在大人后边,到江边看苏联军队的高射炮打美军飞机和天上两军飞机格斗,到山林里抓特务,抓跳伞的飞行员。那些跳伞的飞行员有苏军的、我军的,也有美军的,如果是美军的大人们就立即扭送派出所。美军发动细菌战后,大家都紧急行动起来,戴着口罩,清扫垃圾,捉老鼠,扑蚊蝇。美军飞机一般都是在晚上轰炸,所以晚上就实行灯火管制。大人在家挂黑窗帘,我到外面看露不露亮光,因为露光了就容易遭到空袭。鸭绿江边摆放着一排苏联军队的高射炮,晚上美军飞机一来,部队就用探照灯照,指引着高射炮打。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仇视美帝国主义的种子,在我幼小心灵中深深扎根。现在,战争过去这么多年了,但新义州的冲天大火,“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豪迈旋律,志愿军战士的果敢刚毅……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炮火下的丹东人民,一边经受着美军空袭、细菌战的袭扰,一边全力以赴支援前线打仗,没有恐惧,没有慌乱,全民皆兵,同仇敌忾,这在刚刚解放的新中国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可以说,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是包括丹东人民在内的全国各族人民,与广大志愿军战士一同创造的。英雄的土地孕育英雄的人民,养育英雄的儿女。据统计,共和国将军的行列里有44位来自丹东,其中有4位上将、4位中将、36位少将。在支援国防和军队建设上,丹东是全国的缩影,丹东人民是全国人民的缩影。发动群众、团结群众,军民携手、团结一致打人民战争,是我军的传统和优势,也是我军打胜仗的根本保证。正如毛主席所说的那样,“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抗美援朝战争证明,战争不光是军队的事。全民支持国防、参加国防,才能强固国防;全民支援战争、参加战争,才能打赢战争。将来打仗,我们还得靠人民战争,还要靠举国之力。特别是在未来可能发生的信息化战争中,人民战争的作用和威力会更大。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很重要的是要牢固树立全民国防意识,坚持军民一致、全民动员,坚定不移地走军民融合式发展路子,推动国防和军队建设科学发展。
(作者:范长龙,济南军区司令员,上将)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资料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