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本站,今天是:2019年4月20日  星期六

遗迹探寻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遗迹探寻 > 正文

留给朝鲜的永久纪念

作者:admin 来源: 日期:2013-6-20 11:00:02 人气:96

  题记:我们铁六师十八团八连完成殷山到龟城铁路枪修任务后,于1953年的4月末转战到独将峪,配合大部队担负德川至八院面铁路的抢建任务。历时约一年,不仅为反侵略战争加重了胜利的砝码,而且为朝鲜的经济建设留下一条钢铁大动脉,也给朝鲜人民留下了一个永久的纪念!

  1953年4月末的一天,殷龟铁路勉勉强强地开通之后,我们连就随二营一块,转战到德川的独将峪,与六连一起一南一北负责修一个约60多米带弯道的独将峪隧道。
  从宁边清川江朝鲜老乡家出发,我们背着背包和一些沉重的工具,如十字镐、铁锨、撬棍之类,到指定的地点集合,登上汽车。因为战争还在激烈的进行,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只能当夜猫子,选择天黑后开拔。
  这不是过分小心,而是血的教训使然。就在前几天,我们团运输连一位司机去拉炸药,不巧正遇上敌机轰炸,一颗炸弹不偏不倚正掉到车上,将一车炸药同时引爆。这位司机被炸得粉身碎骨,只剩下些许趾甲盖大小的血肉贴在大树的残枝上。
  当我们穿过交通枢纽—球场时,美F86顺着山沟窜过来,毋须盘旋侦察接着就投弹,在江中激起一簇簇浪花,也不管命中与否,赶紧扬长而去。因为两岸山头的高炮,容不得它猖狂,一不留神就会让它葬身江底。
  我很佩服咱们中国军人的智力,尽管美军有现代化的喷气式飞机,但在咱志愿军面前,威力就大打折扣、大大缩水了。因为球场是交通枢纽,两条长山夹着一条江,我们志愿军竟在江面上每隔一二百米就架一座桥,连架四座桥。即便被炸毁一两座,交通还是不会中断。
  可是,对灯火管理却是非常非常严厉的。那时,我军的雷达不多,主要靠防空哨。公路上,每公里设一哨位,一处发现敌机,就鸣枪。接着,一个传一个连锁放枪。球场附近山头上则配有机关,哪个司机不关灯,就朝哪里放枪,毫不含糊。司机们,也都以大局为重,都能做到“枪响灯灭”。可灭了灯无论暗夜明夜,还得照常前行,不得停留。据说,每晚志愿军的防空哨就要消耗10多万发子弹。
  我们到达独将峪工地后,再也没有住朝鲜老乡家里了。因为这里是山区,山沟里只有几户人家。我们驻扎在自己搭的工棚里,像在四川罗江修宝成铁路时那样的草棚,四周用小树枝做墙,为了保暖抹上一层泥土。依山而居,每个排一个大工棚。床,是由山上取的片块石搭成的大坑,一个班一铺坑。倒也还能遮风挡雨,美美地过日子。
  进入工地后,最大的困难还是施工。一是我们连没有打隧道的知识和经验;二是地窄人多展不开,进度慢;三是部队疲惫不堪,有厌倦情绪;四是伙食还不好,难以弥补施工的消耗。而这次任务,又称二期工程,要求严,标准高,既要高速、优质,又要节约、耐用。由此产生了一系列矛盾冲突,一直伴随着这次任务的圆满完成。我,也从中学到了不少东西,成长了一大块。
  毛主席说,确定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是人,是用先进思想武装起来的人。因而,我军始终重视把做人的思想工作放在首位,使我们的战士知道为谁当兵、为谁打仗,怎样当兵、怎样打仗。我们志愿军铁道兵,在这一点上也人是不含糊的。
  为了统一大家的思想认识,消除模糊观念,调动干部战士的积极性创造性,5月20日,我们二营教导员吴文正,在党团员大会上做了一个很好的报告,他在介绍了朝鲜战争边打边谈形势后,说:
  “我们不认为,和谈一定成功,就可以回祖国了。相反,要作好长期斗争准备,修好铁路,以实际行动去打击敌人。我们这次二期施工任务,比一期更艰巨。这条铁路80多公里,要过三条江两个岭,都是高挖高填,还要打隧道。在我们团来说,又是全线的重点工程;在整个铁路来说,又是永久性工程。”
  接着,他又分析了抢建这条铁路的重大意义。他讲了四点:
  “一是从战略上看,我们把铁路修好了,前线人有饭吃、枪有子弹,就能战无不胜;二是在经济上,对朝鲜的经济发展,可以起到很大帮助作用;三是这条铁路是有永久性的、有留念性的价值,也是我们军史上光荣的一页;四是说明我们祖国的强大和与朝鲜团结一致。”
  他还告诉大家,这条铁路预计耗资34亿元(旧币),朝鲜负担3亿,其余全由我国负担。号召大家要快好省地修建这条具有重要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的铁络路。幸好,我还保留了唯一一个当时的工作日志,否则,就难述其详了。
  这样,通过先党内团内,后全体干战的思想发动,人人心明眼亮了,激发出巨大的精神力量,个个摩拳擦掌激情澎湃,要为抗美援朝作出新贡献,要把二期任务漂漂亮亮地干好,转化成了巨大的物质力量。
  在连长宋连科的组织指挥下,首先解决了施工场地小人多窝工的问题。采取三班倒的方法,使人在狭小工地上大有用武之地,使人人都能施展开有活干,也都能有充足的学习和业余时间。这对提高施工质量和进度都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因为这不是修个小碉堡,几天就完工了。这是要长时间奋斗的,所以,有序安排,劳逸结合,对消除疲劳、恢复体力、稳定情绪、提高效率都十分有利。
  在这期间,我还有个小创造,对解决全连洗澡难的问题,起到了一点作用。当时,用风钻打眼开山,空气压缩机的冷却水,可用来洗涤。开始,只是用脸盆接点洗洗,小打小闹,解决少数人的问题。若引出去则无水管。不久,我灵机一动,用小钢轨侧着引水。小主意解决了大问题:在压缩机旁修个两三米见方的水泥池,把冷却水引进来,一次可供一个班的人洗澡。这样,全连都能洗上温水澡了。后来,此事不胫而走,许多连队、许多过水的地方都派上了用场。
  这是个小插曲,重要的还是打隧道的进度问题和耗损问题。我们这个部队改为铁道兵后还不到一年,对筑路不说没经过专业培训,连边干边学都谈不上,往往是干起来了才去学。技术人员又奇缺,隧道施工这么重的高技术活,也只是营部有一位工程师、一位技术员。所以,为此曾付出高昂的代价。比如,当时我们使用两种雷管:一种是电发火的电雷管,一种是导火线点火的雷管。而我们的军械员和战士竟不知道它们的特点和注意事项。与我们隔山而驻的六连,一天班长莫洪炎去找军械员领雷管,由于接交不小心坠地而爆炸,文书当场死亡,莫洪炎则双目失明,直至现在仍生活在无光世界中。至于隧道如何打?更是一个大大的未知数。
  怎么办呢?只有靠在实干中去摸索、探索、发现、创造。当时打隧道,工程师只告诉我们分三步施工:第一步,先开掘半圆型顶部的导洞;第二步顺着导洞左右开弓,挖开两面;第三步再顺势往下挖到底。至于怎么挖法,工程师也是门外汉,他只管照图纸要求掌握方向、尺寸和验收。这样,施工就全靠我们自己了。
  当时,最难的一个问题是打导洞。这个导洞处于半圆顶部的正中央,高约2米宽1米多。由于是坚石构成的,打上八九个近1米深的炮眼,填上黄色炸药,一炮下来,炸不了多少石方。有时,就像抠了几个小洞,甚至毫无进度。还得靠用1米多长的粗撬棍去撬下松动的石头。这样,啥时才能把隧道打通,得用多少钱买多少炸药才够用。
  宋连长愁得吃不好,睡不好。问我这个炮工组长,我也毫无办法。到底是人过一百武艺俱全,我们三排有个叫任海清的战士,从多次失败中悟出了一些道道。他觉得,像现在这样不规则的打炮眼,一排排一行行,看起来很齐整,但爆炸起来形不成震撼力,只能是原地炸个小洞,没多大威力。他建议,炮眼与眼间错置开,打成梅花状五眼群炮,或上下再各加2炮。试验下来,效果非常好!放一次炮可以开进近一米,稍微一收拾,导洞趋形就出来了。由此,解决了一大难题。团部让我们连为任海清请功,并要我整理他的事迹和经验。结果,任海清荣立了二等功,还荣获朝鲜三级战士英模奖章。
  这期间,有件最使我们高兴的事发生了!7月28日,我们发现F86不到我们工地来骚扰了,只有侦察机来转悠。这是怎么回事呢?接着,传来了朝鲜战争停战的消息,美国佬被我英雄的志愿军的夏季反攻打得招架不住,不得不在板门店坐下来签字。正应验了毛主席年初关于打到美帝国主义愿意罢手的时候为止的预言,也更显示了我们的国威和军威,我们高兴得跳了起来!不几天就是八一建军节,我们走了30多里路,到师部所在地参加停战胜利的祝捷大会。会上,师首长讲了话,我爱人汪琦所在的师文工队演了节目,还用彩色信号弹、轻重机枪猛放了一通。我们各团队、连队拚命地唱着当时一首流行歌曲:“嗨啦啦,嗨啦啦。天空出彩霞呀,地上开红花呀。中朝人民力量大,打败了美国兵呀!全世界人民拍手笑,帝国主义害了怕呀!嗨啦啦,嗨啦啦……”人们尽情地唱呀,跳呀,欢庆这来之不易的胜利!
  此后,我们的施工也就转入正常,星期日也开始休息了。那时,我酷爱蓝球,是我们二营的主力中锋。有次比赛,我一天打了4场球,上午两场,下午两场。我一直在场上,从未被换下休息过,也不知那来的这么充沛的精力。这时,连队的火食也改善了,蛋粉、猪肉、各种罐头都源源不断地送到连队。团里还成立了小卖部,为我们出售各类日用品,排以上干部还能买块免税的瑞士表。但对施工的要求也更严格了,不仅要有高质量高效率,而且要低成本、要很节省,挤出钱来支援国内刚开始的大规模经济建设。
  10月初,我被调到二营营部当文化教员,其实还是半个政治干事,协助教导员做些思想工作和通讯报道工作。在营党委会上听到一些好的报道线索,尤其是有助于施工的好经验,就再下连采访,写成稿件寄给志愿军铁道指挥部党委的机关报《铁道战士》。幸好,我还留得一份反映这种情况的稿件,现照录如下。
  这篇文章的标题是:《想办法就能解决问题》。原文是:
  “五连在进行一千六百二十三方坚石收底工程时,营连干部和技术人员,都担心每公斤炸药,炸不到五立方坚石。但是这个连的领导下定决心,一定要达到上级的要求。
  全连都采取了五班罗正祥的‘两边放炮,中间撬’的办法,对节约炸药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因为靠边坡两边放炮后,中间的石头也随着震松或裂开了,只用铁钎或撬棍就可以把它掀掉,不需打炮眼装药爆炸。原来打水沟的炮眼是立着直打的,这样四面压力大,一炮只炸一个窟窿。十一班李冠军提出打斜炮,不但减去了压力,还有一面临空,节省了炸药,又提高了工效。
  连的领导对节约指示执行得很坚决。连干没有离开过工地,亲自掌握放炮,不断研究炮位地形及爆炸程度,确定用药量多少。指导员在上课、点名、吃饭时,也不断的进行节约教育,引起了全体人员的注意。因此到月底收方时,完成坚石一千五百七十一方,只用炸药二百五十六公斤,节约炸药五十八公斤,工效提高到百分之一百七十六。(二大队姚克明)”
  从中,我们不难看出铁道兵战士的聪明才智,也不难看出我军基层干部的工作姿态和精神风貌!就是在这样一群官兵的努力下,路基和隧道不仅提前完工了,而且还造就了一批能吃苦、肯动脑、会攻关的铁道兵战士!
  1954年春节期间,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来到我们驻地来慰问。那时,有一年没见到穿蓝衣服的中国人了,能在朝鲜见到慰问团的中国人,就像久别重逢见到了自己的父母兄妹那样亲。有天,在团部看慰问团演出,安排我上台献花谢幕。我腼腆地把一束花献到一位演员手上,她一把将我的手紧紧握住,迟迟不肯松开,我的心突突地跳得分外厉害,真个不是亲人胜似亲人。路上,遇到八连的战士,还抢着与我再握手,说我这手是与祖国亲人握过的手。
  慰问团回国后,我们干得更欢。不久,我们二营的施工任务几乎全部完成。除用少数人员做扫尾工作外,多数单位和人员就转入文化课学习和对三大改造为主要内容的总路线的教育。大约是4月5日左右,我们铁六师奉命回国,战士是上了火车才宣布回国的,排以上干部是提前3天知道的。由于时间紧促,我还是设法到团部驻地不远的安葬全团103位烈士的栖息地去瞻仰了烈士,向他们脱帽行了三鞠躬的大礼!默默地恭祝他们在异国他乡安息!
  我们回国不久,4月10日,朝鲜金日成首相亲自到兄弟部队的工地视察,同干部战士亲切交谈。4月25日,经过十几万铁道兵的努力,德八铁路全线胜利接轨。5月3日举行通车典礼。金日成发了贺电,赞扬“德八新建铁路工程是朝中人民为保卫和平和安全的斗争中又一次取得的辉煌胜利”。
  我们终于用双手为朝鲜留下了一座永久的纪念物!
  这期间,我虽未立功,但也收获不小。这年5月我刚18岁,在朝鲜战场入党了,9月间上级又将我同另一位文化教员破例晋升为正排级。这使我很开心也很自豪!这是战士们和党组织对我在朝鲜战争中的表现的一种肯定,也是我走向成熟的一个标志。
  如今,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德八铁路仍巍然屹立在朝鲜中部山山水水之间,为朝鲜的经济建设和人员交往作出了、还将继续作出自己的贡献!

文章转自:《丹东风云网》 姚克明


分享到:
上一篇: 志愿军和月亮
推荐链接